重庆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现有2例境外输入病例


朋友则告诉Ella,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,“待在纽约很恐怖,完全没有安全感”。

小陈决定留下来。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——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,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,生命受到威胁,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。

“药店已被抢光,家人从中国寄来药物”

3月26日晚,中国民航局宣布,从29日起,国内、外航空公司经营至一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。4月4日经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能否如期起飞,陡增变数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纽约政府通知只有情况“真的紧急”才可拨打911求助

2、留学生:成都姑娘Ella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

怎样保证隔离观察效果?

2周前,她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症状。